深圳之窗

下拉导航

记者卧底京城酒托起底酒托行业暴利骗局 遭遇酒托怎么办?

来源:重案组37号  2017-12-07

藏身燕郊的“机房”

在王文琪、许晓诺这样的酒托背后,是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。

其中,“键盘”在婚恋网站与男会员聊天,获得对方手机号码和信息后,由“传号手”发给酒托女,将男方约到“合作”的商家进行高额消费。“托头”处于链条顶端,负责招揽和管理,也联系线下店面合作。

他们工作生活的地点被称为“机房”。

QQ上存在大量酒托群,每天都有人发布招聘键盘、机房头目的信息。探员以应聘“键盘”为由联系上一名“托头”,相约在十里河附近的一家合作商家见面。

9月26日,探员来到这家茶馆附近和保安小易碰头。小易的工作是保护酒托女安全,“要是有人报警,我就拦住不让。”他的女友也是一名酒托,负责将男方约到该店消费。

记者卧底京城酒托:20元红酒卖千元 酒托月入数万QQ上的招聘信息

按小易指引,当晚,在东城和平里东街一酒店内,探员见到了“托头”孙杰。

孙杰说,一般来应聘的男的去做“键盘”,女的做酒托女。酒托女和合作店家都在北京,但“机房”设在河北燕郊,主要是比较安全。

要成为一名“键盘”,上岗前还需培训,包括学习如何在婚恋网站注册、以及如何聊天的话术。

两天后,孙杰开着奔驰车,将探员带到河北燕郊夏威夷北岸小区的“机房”。

这处“机房”已有五六年,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布局,约七八十平米。在此工作的有三名“键盘”,其中一人是“机房”头目迪哥,还有一名“传号手”。

房间很乱,卧室地上遍布烟头,桌上扔着用过的卫生纸和喝过的饮料瓶,床上被褥有发霉的味道。厨房电饭煲盖内有发硬的大米粒,炉灶和墙壁上有明显的黒渍,每顿饭只有一个菜,一盆米饭,是“传号手”小毕做的。

客厅是工作区域,墙上挂着红底白字的横幅——“一天不出单等于没上班”。划分为8个工位,每个工位都配有台式电脑,但电脑老旧,运转起来声音较大。

工作时,键盘们除了日常交流外,机房内比较安静,鼠标在桌上被快速地点击着,键盘吧嗒吧嗒的打字声此起彼伏。

下一页(2/7)

点击举报不良信息或拨打电话:

18617163175

热门点击
精彩图片
分享到

取消